您当前的位置 : 大江网首页  >  南昌市洪都中医院  >  科研教学  >  张春馀中医工作室  >  学术传承

【临证心得】张春馀用柴胡加龙骨牡砺汤治郁病

2016-05-23 19:57 编辑:邱佩君 来源:科教科

张春馀主任医师从事中医临床工作50余年,承岐黄、研百家、博古今、采众长,治学严谨,医术精湛,学验颇丰,对郁病、水肿、咳嗽、中风、不寐等内科疑难杂病治疗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尤其对郁病有独到的学术思想,善用柴胡加龙骨牡砺汤郁病,现将张主任多年来治疗郁病之经验总结如下:

一、对郁病病因病机的认识

1. 1 愤懑郁怒 肝气郁结 厌恶憎恨、愤懑恼怒等精神因素, 均可使肝失条达, 气机不畅, 以致肝气郁结而成气郁, 这是郁证主要的病机。因气为血帅, 气行则血行, 气滞则血瘀, 气郁日久, 影响及血, 使血液运行不畅而形成血郁。若气郁日久化火, 则发生肝火上炎的病变, 而形成火郁。津液运行不畅, 停聚于脏腑、经络, 凝聚成痰, 则形成痰郁。郁火耗伤阴血, 则可导致肝阴不足。

1. 2忧愁思虑 脾失健运 由于忧愁思虑, 精神紧张, 或长期伏案思索, 使脾气郁结, 或肝气郁结之后横逆乘脾, 均可导致脾失健运, 使脾的消磨水谷及运化水湿的功能受到影响, 若脾不能消磨水谷, 以致食积不消, 则形成食郁。若不能运化水湿, 水湿内停, 则形成湿郁。水湿内聚, 凝为痰浊,则形成痰郁。火郁伤脾, 饮食减少, 气血生化乏源, 则可导致心脾两虚。

1. 3  情志过极 心失所养   由于所愿不遂, 精神紧张, 家庭不睦, 遭遇不幸, 忧愁悲哀等精神因素, 损伤心神, 使心失所养而发生一系列病变。若损伤心气, 以致心气不足, 则心悸、短气、自汗; 耗伤心阴以致心阴亏虚, 心火亢盛, 则心烦、低热、面色潮红、脉细数; 心失所养, 心神失守, 以致精神惑乱, 则悲伤哭泣, 哭笑无常。心的病变还可进一步影响到其他脏腑。情志内伤是郁病的致病原因。但情志因素是否造成郁病, 除与精神刺激的强度及持续时间的长短有关之外,也与机体本身的状况有极为密切的关系。正如《杂病源流犀烛. 诸郁源流》说:诸郁, 脏气病也, 其原本于思虑过深, 更兼脏气弱, 故六郁之病生焉。说明机体的“脏气弱”

是郁病发病的内在因素。总之, 肝失疏泄, 脾失运化, 心神失养, 脏腑阴阳气血失调是郁病总的发病机理。

二、柴胡加龙骨牡砺汤出处及功能主治:

柴胡加龙骨牡砺汤出自于《伤寒论·太阳篇》第21条。【原文】伤寒八九日,下之,胸满烦惊,小便不利,澹语,一身尽重,不可转侧者,柴胡加龙骨牡砺汤主之。【组成】柴胡四两龙骨黄答获答桂枝生姜切人参铅丹桂枝去皮获答各一两半半夏二合半洗大黄二两牡砺一两半熬大枣六枚擎【用法】上药十二味,以水八升,煮取四升,内大黄,切如荟子,更煮一两沸,去滓,温服一升。本云,柴胡汤,今加龙骨等。【功效】和解少阳,通阳泻热,镇惊安神。主治:往来寒热,胸胁苦满,狂躁惊狂不安,时有澹语,身重难以转侧。现用于癫病、神经官能症,美尼尔综合证及高血压等见有胸满烦惊为主证者。

三、病案举隅

病例一

   李某,女,22岁,住江西南昌。自述年春节期间,独自在家卧房休息,忽闻客厅声响,出房探之,惊遇窃贼正在行窃,惊叫之后窃贼虽然逃逸,但自此以后心悸难眠,恐惧不安,不敢一人在家,胸胁常觉胀闷不舒,头痛,食欲减弱,偶尔言语错乱,大便三四日未解,小便短赤。察其脉弦细数,舌质黯红,苔薄黄,表情木访,不欲多言。【病因病机】综合上述症状,中医辨证属于情志所伤、气机逆乱,肝郁化火,痰火交阻,内扰心神。【治疗方药及疗效治宜疏肝解郁、清热化痰、安神定志。方用柴胡加龙骨牡砺汤化裁,以调枢机、利肝胆、除痰热、潜亢阳。处方柴胡、黄琴、法半夏、龙骨、牡砺、生铁落、获答、麦门冬、党参、僵蚕、石曹蒲、大黄后下。服上药剂后,大便通利,诸证缓解。依前方将大黄改为同煎,连服剂而愈。

病例二

   张某,女,35岁,住江西抚州。因认为长辈分配家产不公,与弟弟争吵后发怒而突然昏倒,不省人事。经急送当地医院治疗天未见好转。心电图、超音波、血液常规检验均无异状。中医诊断时,见病人两目直视、两手紧握、口禁、口中不时发出愤愤气声,身微汗出、手足冰凉,脉沉弦。【病因病机】综合上述症状,中医辨证属于肝胆郁结,气机逆乱之厥证。【治疗方药及疗效】此为肝胆郁结、气机逆乱之厥证。宜疏肝利胆、调和阴阳为主。治以柴胡加龙骨牡砺汤加减。组成柴胡、黄琴、半夏各。党参、获答各,桂枝、生龙骨、生牡砺各,大黄,浮小麦,生姜片、甘草。方中小柴胡汤和解少阳,疏利肝胆柴胡、桂枝升清阳半夏、获答降浊阴龙骨、牡砺、浮小麦育阴潜阳,止汗安神少佐大黄以泄热。以达疏肝利胆、调和阴阳之功。以上药水煎,一日量分多次灌服,连服两日后肢体已能微动,知觉稍复、手足转温,汗出现象缓解。继服上方剂,眼睛能自由转动,手足能屈伸活动,汗出现象消失,言语正常,意识清楚。

病例三

    袁某,男,17岁,学生,住江西上饶。因学业成绩不佳,考试成绩公布后受到父母严厉责骂而发病。一个月以来情绪低落,沉默寡言,拒绝到校上课,终日嗜睡,食欲不佳。一星期前,突然兴奋异常,情绪高涨,好言不停,通宵不眠,常无故大叫高歌扰动四邻。其脉弦数,舌质黯红,苔薄黄。【病因病机】证属肝胆郁结,痰火上扰,心神不宁。为躁狂抑郁性精神疾病之躁狂状态。治疗方药及疗效治疗宜疏郁导滞,泄热镯湿,重镇开窍。方以柴胡加龙骨牡砺汤。组成柴胡、黄答、半夏、太子参、石葛蒲、郁金各,桂枝、大黄、生姜、大枣各,磁石先煎,生龙骨、生牡砺各先煎。服用本方剂后,精神情绪恢复稳定,夜能安眠,追踪未见复发。

医院地址:(南院)东湖区民德路264 号 (北院)红谷滩新区碟子湖大道1399 号   邮 编:330006  洪卫网审[2015]第20号  赣ICP备09009525号

江西省南昌市洪都中医院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技术支持:中国江西网